免费咨询电话

手机:135-6412-3557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凯旋北路1188号环球港B栋35A ,地铁3/4/13号线金沙江路站2号口出来正对面。

当前位置:上海房产律师网>房产分割 > 正文

同居时一方买的房,分手后对方要分一半?法院这样判!

来源:上海房产律师网  作者:上海律师 时间:2022-09-28


同居后分手

女方买的房男方要分一半走


小花多年前来到杭州打拼,把服装批发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远在老家的父母对她还没结婚这件事很着急,催婚催得紧。当时,25岁的小花经人介绍认识了隔壁村的小李。两人恋爱后,小李也来到杭州,两人开始同居生活。

 

2016年,小花在杭州买下一套总价200多万元的房屋,她自己出50万元首付钱,并独自办理房屋按揭贷款。2017年初,小李、小花在老家摆酒举行婚礼,但没有登记结婚。在之后的时间里,小花独自出钱装修房屋、买车位,后房屋所有权登记在小花一人名下。

 

经过相处,小花觉得小李不上进,在同居的第四年提出分手。一直希望能尽快结婚的小李提出,分手需赔他青春损失费。两人对此争执了一番后,小花表示可以给小李13万元的补偿,但小李坚持要21万元,两人就此谈崩。

 

后小李将小花起诉至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西湖法院),要求小花返还彩礼,并认为两人在同居期间,共同生活、共同经营,因此小花购买的房屋与车位属于共同财产,要求分割一半份额。因房屋和车位都在小花名下,小李要求折价分割,即要求小花补偿他103万余元。

生意算不算共同经营,

双方说法不一


庭审时,彩礼钱要不要还、同居期间女方买的房屋与车位是否为共同财产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

 

对于彩礼钱,小花在庭审中表示,结婚时她并没有收到彩礼钱。

 

小李要求他的舅舅、双方的介绍人出庭作证。小李舅舅说,据他所知彩礼约定为6万元,但实际分两次共给付了4万元。

 

对于双方的另一个争议焦点,小李认为,两人是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且他除了负责打包、送货等体力活,还在家里负责买菜做饭、缴纳物业费等,所以二人属于共同经营;房屋装修、每月还的按揭款、家庭日常开支等均依赖生意收入,产生的收益应归共同所有。

 

小花则给出不同的说法:小花在认识小李之前,已经和朋友合伙做服装批发生意。小李来杭州后一直没稳定的工作,她便让小李来店里打包,并给小李发工资,直到小李转去做网约车司机。因此,小花认为,小李所谓的共同经营并不存在,小李提出的两个诉讼请求都应依法驳回。

 

庭审时,小花也请来自己的合伙人为经营情况作证。

那么,以结婚为目的的同居期间获得的财产当然属于共同所有吗?

西湖法院经审理认为,小李主张的彩礼金额与证人所说的不一致,小李对差额部分解释为过年、过节时另支付的金额,但这显然不属于以结婚为目的的由男方给予女方一定财物的彩礼范畴。结合双方提供的聊天证据,在小花说要给小李一笔钱的对话中,并没有提及款项性质,从前后文看,这笔钱是分手后小花给小李的分手补偿,并非彩礼返还。庭审时,小花也否认收到过彩礼,因此,法院对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对二人共同经营所得是否为共同财产这一点,西湖法院经审理认为,同居期间一方获得的财产另一方并不当然享有共同所有的权利,小李对“共同所有”负有举证责任。根据现有证据,双方确立恋爱关系之前,小花已经在经营服装批发生意,有较为独立的经济基础。店铺使用的银行账号系属也在小花合伙人名下,小花辩称店铺合伙人不是小李具有合理性。
小李虽提供打包送货的证据,但仅能证明其对经营事项付出劳务,没有证据证明他与小花形成共同经营合意或者实际出资经营,或者对经营事项具有决策权,因此,店铺经营收入不属于同居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小李不享有该权益。因此,法院对小李的第二个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西湖法院判决驳回小李的诉讼请求。
后小李不服提起上诉。
近日,该案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图片

法官说法

本案中的原被告是同居关系,不享有夫妻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夫妻共同财产是基于配偶身份产生的,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法律强调的是配偶的身份关系,并不要求夫妻双方付出同等的劳动、智力才能共同所有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获得的财产。本案中,小李、小花不具备配偶身份关系,对同居期间一方获得的财产并不当然享有共同所有的权利。

法 条 链 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 第三条

 

当事人提起诉讼仅请求解除同居关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

 

当事人因同居期间财产分割或者子女抚养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来源:浙江天平、杭州市西湖人民法院


同居后分手

女方买的房男方要分一半走


小花多年前来到杭州打拼,把服装批发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远在老家的父母对她还没结婚这件事很着急,催婚催得紧。当时,25岁的小花经人介绍认识了隔壁村的小李。两人恋爱后,小李也来到杭州,两人开始同居生活。

 

2016年,小花在杭州买下一套总价200多万元的房屋,她自己出50万元首付钱,并独自办理房屋按揭贷款。2017年初,小李、小花在老家摆酒举行婚礼,但没有登记结婚。在之后的时间里,小花独自出钱装修房屋、买车位,后房屋所有权登记在小花一人名下。

 

经过相处,小花觉得小李不上进,在同居的第四年提出分手。一直希望能尽快结婚的小李提出,分手需赔他青春损失费。两人对此争执了一番后,小花表示可以给小李13万元的补偿,但小李坚持要21万元,两人就此谈崩。

 

后小李将小花起诉至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西湖法院),要求小花返还彩礼,并认为两人在同居期间,共同生活、共同经营,因此小花购买的房屋与车位属于共同财产,要求分割一半份额。因房屋和车位都在小花名下,小李要求折价分割,即要求小花补偿他103万余元。

生意算不算共同经营,

双方说法不一


庭审时,彩礼钱要不要还、同居期间女方买的房屋与车位是否为共同财产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

 

对于彩礼钱,小花在庭审中表示,结婚时她并没有收到彩礼钱。

 

小李要求他的舅舅、双方的介绍人出庭作证。小李舅舅说,据他所知彩礼约定为6万元,但实际分两次共给付了4万元。

 

对于双方的另一个争议焦点,小李认为,两人是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且他除了负责打包、送货等体力活,还在家里负责买菜做饭、缴纳物业费等,所以二人属于共同经营;房屋装修、每月还的按揭款、家庭日常开支等均依赖生意收入,产生的收益应归共同所有。

 

小花则给出不同的说法:小花在认识小李之前,已经和朋友合伙做服装批发生意。小李来杭州后一直没稳定的工作,她便让小李来店里打包,并给小李发工资,直到小李转去做网约车司机。因此,小花认为,小李所谓的共同经营并不存在,小李提出的两个诉讼请求都应依法驳回。

 

庭审时,小花也请来自己的合伙人为经营情况作证。

那么,以结婚为目的的同居期间获得的财产当然属于共同所有吗?

西湖法院经审理认为,小李主张的彩礼金额与证人所说的不一致,小李对差额部分解释为过年、过节时另支付的金额,但这显然不属于以结婚为目的的由男方给予女方一定财物的彩礼范畴。结合双方提供的聊天证据,在小花说要给小李一笔钱的对话中,并没有提及款项性质,从前后文看,这笔钱是分手后小花给小李的分手补偿,并非彩礼返还。庭审时,小花也否认收到过彩礼,因此,法院对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对二人共同经营所得是否为共同财产这一点,西湖法院经审理认为,同居期间一方获得的财产另一方并不当然享有共同所有的权利,小李对“共同所有”负有举证责任。根据现有证据,双方确立恋爱关系之前,小花已经在经营服装批发生意,有较为独立的经济基础。店铺使用的银行账号系属也在小花合伙人名下,小花辩称店铺合伙人不是小李具有合理性。
小李虽提供打包送货的证据,但仅能证明其对经营事项付出劳务,没有证据证明他与小花形成共同经营合意或者实际出资经营,或者对经营事项具有决策权,因此,店铺经营收入不属于同居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小李不享有该权益。因此,法院对小李的第二个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西湖法院判决驳回小李的诉讼请求。
后小李不服提起上诉。
近日,该案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图片

法官说法

本案中的原被告是同居关系,不享有夫妻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夫妻共同财产是基于配偶身份产生的,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法律强调的是配偶的身份关系,并不要求夫妻双方付出同等的劳动、智力才能共同所有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获得的财产。本案中,小李、小花不具备配偶身份关系,对同居期间一方获得的财产并不当然享有共同所有的权利。

法 条 链 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 第三条

 

当事人提起诉讼仅请求解除同居关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

 

当事人因同居期间财产分割或者子女抚养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来源:浙江天平、杭州市西湖人民法院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上海房产律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135-6412-3557   电子邮箱:sandycuiping@163.com  沪ICP备1104880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702006145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凯旋北路1188号环球港B栋35A ,地铁3/4/13号线金沙江路站2号口出来正对面。

UED:律师营销网

上海崔萍律师 电话:135-6412-3557
咨询方式